美国医学院院长:现阶段基因编辑还不能用到人
发布于:2018-11-28  浏览:

曹文凯教授现为美国国家科学院的美国国家医学院院长以及斯坦福大学医学系主任,并在杜克大学医学中心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此前还曾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心血管疾病咨询委员会的前任主席。因为在心血管医学和遗传学方面的开创性研究,他取得了在血管医学学科方面的开创性以及在医疗保健创新方面的领导地位,对医学产生了重大影响。

他的观点

一、人类寿命的长短是由基因和环境共同决定的,基因是不能控制的,但环境是可以控制,因此如果人类想要活的更长久,需要提升生活环境和医疗水平。

二、科学家们想要区分对胚胎进行基因编辑和对成人或孩子的细胞进行基因编辑,因为对胚胎进行基因编辑会影响到子孙后代,而对成人和孩子的细胞进行基因编辑则不会影响到子孙后代。

三、把基因研究成果用于商用在有些领域是成熟的,但在大部分领域是不成熟的。

四、在基因编辑研究中把一个基因组去掉是不可能,把一个坏的基因去掉或者用好的基因把坏的基因替换掉这是有可能的,这项技术已经被很多国家掌握,而中国也在做基因编辑的研究用于治疗一些非基因性的疾病,比如说HIV艾滋病,癌症。

精彩言论

“对胚胎进行基因编辑在现今存在着很大争议,因为一旦在胚胎做就会影响人的一辈子,甚至是未来几代人”美国国家医学院院长曹文凯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强调,科学家在运用技术的过程中必须小心谨慎,在他看来,一旦使用方式出现错误将会产生从科学到社会再到伦理道德的很多相关问题。因此他呼吁科学界、法律界和社会应该一起来把握这个度,从而防止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出现。

此前有研究基因的中国科学家讲过长生不老的问题,对于人类是否能通过基因编辑和基因治疗技术来延长寿命, 曹文凯解释称,人类寿命的长短是由基因和环境共同决定的,基因是不能控制的,但环境是可以控制。”如果人类想要身体更健康、活的更长久,需要提升生活环境和医疗水平。“

而对于一些机构将基因研究成果用于商用的做法,曹文凯表示,这项技术在有些领域是成熟的,但在大部分领域是不成熟的。

以下是采访实录,网易科技整理

人类寿命的长短由基因和环境共同决定

网易科技:此前有研究基因的中国科学家讲过长生不老的问题,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您认为人类能实现长生不老的目标吗

曹文凯:现在很多人的寿命都变长了,以中国人平均寿命为例,现今已经能达到76岁,当然也有很多人可能活的更长,而药物、医疗、环境等方面的改善是我认为人类寿命变长的原因。老年人的健康问题非常重要,因为人老了之后可能出现老年痴呆、癌症、心脏病等其他疾病,而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了让老人的身体更加健康、身体功能更健全。

网易科技:基因编辑和基因治疗技术能让基因受控通过一些方式来延长人类寿命吗?

曹文凯:人类寿命的长短是由基因和环境共同决定的,基因是不能控制的,但环境是可以控制,如果人类想要身体更健康、活的更长久,需要提升生活环境和医疗水平。

我们也希望未来能出现一些方式来控制基因,但今天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基因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不光是基因本身环境的改善,人本身的饮食、运动和行为都需要改善,因此,人步入老年后需要投资自己的身体,控制好饮食,此外也需要进行更多的社交活动。

对胚胎进行基因编辑是现在争议的关键

网易科技:基因治疗对于癌症这种重大疑难疾病有什么样的帮助?

曹文凯:随着技术的进步,会有更多技术被应用到治疗疾病上,比如说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可以帮助老年人的身体功能更加健全,生活的更加积极,帮助他们和环境互补。

基因编辑确实可以预防甚至治疗一些疾病,但基因编辑技术现在还处在很早的阶段,举个例子来说,医学上有一种技术叫替换基因,也就是把坏的基因用好的基因来替换,在替换坏的基因研究上我们还需要更多做很多的工作。

由于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未来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有可能,像新的发现,新的突破,新的药物,新的治疗方式,新的干预等等。此外,人工智能可以会极大的帮助人们,所以我觉得对于重大疑难疾病的突破未来还是非常光明的。

网易科技:您能详细讲解一下科学技术的发展将会在基因治疗中发挥何种作用吗?

曹文凯:在基因编辑研究中把一个基因组去掉是不可能,把一个坏的基因去掉或者用好的基因把坏的基因替换掉这是有可能的,这项技术已经被很多国家掌握,而中国也在做基因编辑的研究来治疗一些非基因性的疾病,比如说HIV艾滋病,癌症,癌症的研究也进入临床研究。

现在有一些获得性、遗传性的基因性疾病,有可能需要在胚胎里做基因编辑,或者在精子和卵子当中做基因编辑,然后再对卵子进行受精,但这项研究还是存在巨大的争议,有一些国家不愿意,有一些国家则已经准备好了。从人身上获取基因来治疗疾病,现在在临床上已经开始在研究了。但对胚胎进行基因编辑是现在争议的关键,因为一旦在胚胎做就会影响人的一辈子,甚至是未来几代人,所以这个问题现在还在讨论。

科学家们想要区分胚胎进行基因编辑和对成人或孩子的细胞进行基因编辑,因为对胚胎进行基因编辑会影响到子孙后代,而对成人和孩子的细胞进行基因编辑则不会影响到子孙后代。

网易科技:您认为基因编辑和基因治疗真的是万能的吗?这项技术是否会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生存或者说是否会打乱了人类既定的遗传和生命规律?

曹文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方面科学技术在快速发展,恰当的使用科学技术会有非常好的效果,但在运营技术的过程中必须要小心谨慎,如果使用方式出现错误非常严重的问题。最直观的就是会引起从科学到社会再到伦理道德的很多相关的问题,所以科学界、法律界和社会应该一起来把握这个度,从而防止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出现。

中国科学界是最早做科学研究和基因编辑的。此前也曾有一篇非常重要的论文被发表,但是现在还只是在研究阶段,还不能够应用到人类。

网易科技:现在有一些机构将基因研究成果用于商用,比如用于改变带有乳腺癌的基因或者带有宫颈癌的基因上,这种技术是否成熟呢?

曹文凯:这些技术对有一些人是可以使用的,但这只是针对少部分的病人。因为有一些基因可能会极大的提升乳腺癌的患病率,也有一些基因只是具有一些相关性,如与高风险相关,但这些基因显现的并不明显,所以这项技术在有些领域是成熟的,但在大部分领域是不成熟的。

网易科技:精准医疗是当今的一个研究方向,您能解释下什么是精准医疗吗?精准医疗现在在全球是怎样的一个发展和推广情况?

曹文凯:比如今天你去看医生,医生都是通过化验来做诊断的,但有时候也会出现需要很多次化验才能做出诊断的时候,更严重的情况是这个检测结果是错误的,还要继续进行化验,然后进行更多的治疗。而精准医疗就是直接做精准的诊断、预测未来,知道病人需要吃什么样的药,它可以减少病人不必要的化验,减少服用过多的药物,从而获得更好的结果。

所以精准医疗使用基因组的信息或其他的一些信息,如临床的情况等来进行诊断。现在在美国可以用fitbit这样的可穿戴设备的传感器形成一些数据,再做数据整合和数据分析,从而诊断病症、预测未来。

未来会有很多中国科学家赢得诺奖

网易科技:曹院士您对中国的基础科学研究有什么建议吗?

曹文凯:我觉得基础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研究可以转化成应用,也就是基础研究―转化―应用的这样一个过程,因此基础研究是新发现的基础。同时,很多人类治疗诊断的重要突破都是来自于基础研究,农业还有其他的很多领域的突破也都是来自于基础研究。

网易科技:那中国的科学研究在全球来讲是处于什么样的层面?

曹文凯:在科学研究上中国有很好的规划,也投入了很大的资金来做基础研究,通过从基础研究到转化到应用的一个过程,我相信中国一定会成功的提升所有研究成果。

网易科技:屠呦呦在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曹院士您是华人出身,也经常到中国来,那么能不能预测一下中国在生命科学领域是否有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

曹文凯:我不可能去做这样的预测,但是我相信在未来五到十年会有很多中国的科学家可以赢得诺贝尔奖。

网易科技:您对正在从事医学研究的年轻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曹文凯:首先所有的年轻人都应该保持好奇心,应该不断的问问题,应该充满激情,愿意投身于研究。第二点,要具有创新性,要问新问题,不要总是问老的问题。

大师介绍

曹文凯Victor Joseph Dzau,生于1945年10月23日)是一名华裔美国医生,担任隶属于美国国家科学院的美国国家医学院(前身为医学研究所)院长 ,从2014年7月1日开始为期六年的任期,成为美国国家级学院第一位华裔院长。

曹文凯是哈佛医学院医学理论与实践的Hersey教授,以及哈佛医学院布莱根妇女医院的医学主席,以及斯坦福大学医学系主任 。 之后,他还在杜克大学担任卫生事务主管,并在杜克大学医学中心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曹文凯是詹姆斯B杜克大学教授医学教授。他当时当选为当时的医学研究所(现为美国国家医学院)的主席。

他是美国国家医学院,美国文理科学院和欧洲文理科学院的院士。 他曾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美国)(NIH)心血管疾病咨询委员会的前任主席,并曾担任NIH主任咨询委员会成员。 Dzau博士通过他在心血管医学和遗传学方面的开创性研究,他在血管医学学科方面的开创性以及他在医疗保健创新方面的领导地位,对医学产生了重大影响。

2004年被任命为美国心脏协会的杰出科学家;

2004年获得最大节酱, 德国, 柏林;

2005年获得埃利斯岛荣誉勋章;

2012年获得亨利弗赖森国际奖(Henry Freisen International Prize);

2014年他获得新加坡总统颁发的公共服务奖章(Public Service Medal from the President of Singapore)。